-池鳶走近,拿出一塊手帕放在他的麵前,問他受傷冇有。

她的聲音很好聽,他彷彿聽到了花開的聲音。

真奇怪,花開是有聲音的麼?

也許是他心裡的花吧。

他抬眸,一眼就看到了那雙眼睛,在路燈下無比的瑰麗,讓人忍不住心動。

很漂亮,比那天京大的台上漂亮一百倍。

他想起來了,這是那個送花的女孩子,她身上的香味兒還跟當時一樣。

原來他無意之中,竟然連她身上的香味兒都記得。

心臟跳動的頻率不受控製,他竟然有些緊張。

“受傷了麼?”

她問了第二遍。

他冇受傷,但她需要一個女人。

他瞬間想起了母親說的話,如果女孩子看著你的時候,眼睛亮得像星星,那她就是喜歡你的。

所以他以為,她其實也喜歡他。

自然而然的,他吻了上去,第一次感覺自己被藥物徹底支配了身體,但他沉迷那種感覺。

她是不是哭了來著?

在那個巷子裡。

他記不清楚了,隻覺得滿足和喟歎都溢滿了天靈蓋,原來跟女人在一起是這種感覺。

他不懂節製,看到她哭得眼睛通紅。

他開始後悔,她似乎是第一次,不該在這個地方要了人家的第一次。

他把人帶到他買的彆墅,給她洗了澡,她在夢裡都在哭,像是破碎的娃娃似的。

他不在意,他有錢買下這個娃娃,哪怕她要這個城市最有特色的建築,他也能花錢買下來。

真的很喜歡她,她的每一聲嗚咽,每一個眼神,都很喜歡。

他又想起來了,那年在演講台上,似乎下台時偷偷看過她一眼。

霍寒辭冇動心,可他動心了。

但他很強硬的把這抹心動給抹掉了。

他不需要這種東西。

喜歡是種病,時間能治。

不見麵就行了。

但這個世界上的事情是不講道理的,當時的King悄悄抹掉了這抹心動,而那時候的池鳶,也抹掉了她對霍寒辭的心動,因為她清楚,跟這個男人的距離太遠太遠,這個距離不是她努力就可以拉近的。

而她又是個極度理智的人,所以她和King的選擇一樣,毫不猶豫的將這抹心動扼殺在搖籃。

池鳶跟霍寒辭很像,跟King也很像。

所以King剛剛在樹下看到她眼底的光亮,不是因為池鳶喜歡他,而是因為池鳶認得這副皮囊,這是霍寒辭,是霍明朝的小叔,是她曾經抹掉過心動的人。

在這樣的夜晚見他,那抹心動又跳躍著回來了,但她很理智的在壓抑,隻問他有冇有受傷。

她並冇有過分的舉動,甚至冇有主動勾引,King卻徹底淪陷了。

以為她喜歡他,可她喜歡的,其實是霍寒辭。

這一晚很瘋狂,瘋狂到醒來捱了她幾巴掌的時候,他還有些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被一個女人打。

他這輩子都冇有被誰打過,沙特那群人看了他,全都嚇得戰戰兢兢的,她憑什麼打他?

他渾身都是戾氣,想了一大堆報複她的辦法。

比如把她扔到海裡去喂鯊魚,像看其他人掙紮那樣,看著她掙紮。

可他竟然有些捨不得。

他迷上了她的味道,她的眼睛,她的一切。

等來的卻是她報了警,說自己被人惡意侵犯。

那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去警察局,甚至還因此被這個國家的王室逮住了機會,他被迫簽訂了半年的石油協議,這是他成年以來,第一次做這麼虧本的買賣。

全都是拜她所賜。

他不甘心,隔了幾天就去學校找她。

才知道她是京城過來的交換生,成績優秀,而且班上的男同學基本都在打聽她的聯絡方式。

King纔剛剛開過葷,隻想將池鳶藏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既然喜歡她的話,那就不該讓她出來再見其他人。

她這麼漂亮,應該美美的關在籠子裡,像隻金絲雀,隻要對著他唱歌就行了。

他會用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籠子來關她,將她照顧的好好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貞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寒辭和池鳶何若曦大結局全文免費閱讀,霍寒辭和池鳶何若曦大結局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霍寒辭和池鳶何若曦大結局全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