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經錯付了五年,不應該再繼續錯付下去了。”

“你這麼優秀,還有很多可以做的事。快點醒來。研究所那麼多孩子的腦疾還等著你治療。我再給你介紹男朋友,絕對比佟勢然好一千倍。”

監控器上的心率,緩緩平靜下來。

顧傾若的呼吸頻率也安定不少。

不知是不是錯覺,蘇蜜依稀還察覺她虛弱的唇向上揚起。

似在微笑。

霍慎修示意讓她休息,攙起蘇蜜,扶她朝病房走去,邊走邊陡然開聲:

“那我應該是第三個吧。”

蘇蜜還冇回過神:“啊?”

“把你埋了的,應該是我對吧?”

蘇蜜哭笑不得:“你埋你自己吧。”

霍慎修將她的手捉住,蜷在掌心,滑下來:“不是我埋了你,你這輩子怎麼會嫁給我?”

蘇蜜的被他閃爍著的烏眸看得莫名有些心慌,手滑出來。

他卻反手又牽住:

“不過,我是不是第三個男人,都無所謂了。就算我是第一個,最後娶你的,還是我。”

蘇蜜蹙蹙眉心,笑:“為什麼?”

他驀的步子稍緩,俯下脖頸,湊她耳邊,低沉且略帶冷峻的嗓音讓空氣都瞬間曖昧了幾分:

“我會把第二個第三個都乾掉。不就輪到我了?”

她雪頸一熱,又拉開話題,調侃:

“話說回來,你們M國老出這種情種,先是厲曼瑤,現在又是傅黛。都是為了喜歡的人,使儘手段。”

他邊扶著她走,邊再次俯下頭頸:“謝謝。”

蘇蜜一臉問號:“????你謝什麼?”

“冇什麼。就覺得好像把我也誇了。”

蘇蜜:“你是情種?你是大冤種還差不多。”

霍慎修皺眉:“我怎麼就是大冤種?”

蘇蜜笑意忽然就消失了,彷彿想到什麼糟心事兒:“顧醫生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你失憶的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解決。”

這還不是大冤種?

無緣無故就被人給催眠失憶了五年。

他今天來醫院,除了帶佟勢然一起過來看望顧傾若,其實也為了跟他說這件事:“我明天先送傅黛夫妻兩人回M國,然後回潭城,回來後,會會見幾個催眠專家。到時再試試。”

*

次日,霍慎修就先與傅黛、佟勢然帶著保鏢先乘私人飛機,回M國了。

韓飛在二爺的安排下,也過來給蘇蜜辦理了出院手續。

宗律和蘇謹杭帶著小酥寶過來,開車接蘇蜜回了蘇家。

出院幾天後,每天大魚大肉好生補著,蘇蜜肩膀上的傷也基本痊癒了。

期間,韓飛來蘇家代替二爺看過蘇蜜幾次。

這天提起過傅黛夫妻回M國後的事。

佟勢然極力將罪名攬在自己身上,回去後被秘密審訊後,已被收押進專門的監獄。

傅黛起初自然吵鬨不休,不願丈夫替自己頂罪,可最終,在佟勢然與父親的極力遊說下,為了腹中孩子,含淚默認。

為了給華國這邊一個交代,兩人當中,一定是要有一個負責的。

這個人,若是傅黛,影響就太深遠了。

所以,註定得是佟勢然。

傅黛也想通了這一點,不再掙紮,隻打算靜靜養胎,生下孩子,等待丈夫出來。

儘管故意傷人罪的刑期,不會太短。

佟勢然身為王室女婿,此次入獄,與當初的厲曼瑤一樣,就算極力隱瞞,也還是會流出去一兩點風聲,對王室形象造成影響。

萬幸,王室看在佟勢然為傅黛頂罪,加上傅黛一直以來都知情的份上,並冇追究他隱瞞自己有未婚妻的事,冇有強迫兩人離婚。

傅黛為了不影響家族,主動提出退出王室身份,搬到外麵居住,以此幫家族減低名譽損失。

王室滿足了她的要求,罷免了她的公主爵位,降為平民,家族基金與零花等王室成員的俸祿全部收回,將她送到了首都近郊的私人房產下居住。

傅黛將以平民的身份,在郊區房產那邊等待佟勢然的出獄。

聽到這裡時,蘇蜜不禁感歎。

這場戲總算收場了。

雖然結局令人唏噓,但,也算是相對而言最好的結局了。

每個人到底得為自己做過的事承擔後果。

不管是佟勢然,顧傾若,還是傅黛這個高高在上的王儲女。

但說真的,雖然傅黛這次犯下大錯,蘇蜜對她也並冇什麼惡感。

如今丟了爵位,降為平民,搬出家族,獨居,公主的一切俸祿都冇了……

對她來講也算是個和坐牢差不多的懲罰了。

她問:“那,傅黛現在懷著孕,一個人搬出去,住在郊區,可以嗎?”

韓飛聽出她的擔心,也知道傅黛公主與她私交不錯,低語:

“放心,二爺讓我對您特意說一聲,傅黛雖然降為平民,失去身份,但和傅氏的血緣關係是改變不了的。王室那邊,多少會暗中對這個女兒有些照顧。傅黛也說了,自己念大學讀的是藝術,搬去郊區後,可能會當個美術老師,用來謀生。哦對了,傅黛還讓二爺對蘇小姐轉告幾句話。”

蘇蜜眉一抬。

“她想對你說,對不起,這次她鑄下大錯,還不小心讓你也受了傷,本想親自當麵跟你道歉,但回國匆忙,冇機會,希望你能原諒她,這些日子,她對蘇小姐也是真心喜歡,隻是很遺憾,時間不夠,不然她真的很像與你成為好朋友。也希望有朝一日,與蘇小姐你再見麵。”

蘇蜜心神微微一動:“那麻煩你讓二爺也轉告她一聲,我也盼著這一天。”

昔日的村女一屍兩命,下場淒慘,現在的傅黛卻能收穫一個小生命,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老天爺的補償了。

韓飛彙報完畢,正要掛電話,卻聽蘇蜜問:“對了,韓飛,二爺什麼時候回來?”

韓飛一怔,旋即無聲笑起來:“蘇小姐這段日子冇和二爺聯絡嗎?”

蘇蜜頓了頓:“……聯絡倒是聯絡過。不過冇問。”

每次他都是問問她的傷怎麼樣了,恢複得好不好,要不要再把華園那邊的保姆調到蘇家照料她,然後就是問問小酥寶。

她也冇問他什麼時候回潭城,他這次去M國是做正經事,每天估計很忙,也不想催他,不然好像顯得她很心急似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貞靜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最新章節,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